BIM施工组织管理系统

下一个风口在哪?工程类工业软件发展趋势大剖析(下篇)

点击查看:《下一个风口在哪?工程类工业软件发展趋势大剖析(上篇)》


话接上篇,我国智能建造面临严峻挑战,在工程行业中极度缺乏大型的通用软件平台和整体解决方案,且国内软件企业较国外竞争力不足。面对困局国内企业该如何破局,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软件之路,是所有软件企业长期在思考的问题。希盟泰克深耕工程行业信息化20余年,总结了一些经验以供各界参考,我们认为应坚持“一体两翼双涡轮”的发展目标,一体指的是坚持国产自主可控,两翼是指开源和云SaaS两种商业模式,双涡轮是指硬件企业与行业应用企业共同发力、协同发展。


国产自主可控是核心,坚持发展不动摇


上文我们讲到工程行业应用的软件绝大部分都是国外进口,“卡脖子”现象十分严重,开发自主可控的工程类工业软件迫在眉睫,这不仅是国家趋势,更是行业趋势。


根据《中国工业软件产业白皮书 (2020)》数据,2019年中国研发设计类工业软件国产化率仅有5%,生产控制类为50%,经营管理类为70%。在高端工业市场,国产化率更低。国家“十四五”规划也明确提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因此,不管是客观还是主观,解决核心技术关键环节“卡脖子”的问题,减少对国外软件产品的依赖实现软件国产化,是赢得持续稳定发展的关键任务。工程类工业软件未来的发展必须建立在国产自主可控基础上。


1666578954221.jpg


开源、云SaaS两翼并趋,企业面临抉择


作为国家支柱产业之一的建筑行业,智能建造已成为建筑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和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工程行业的迅速发展,深刻影响工程类工业软件从设计、施工、运维等全生命周期各个环节,工程类工业软件是智能建造转型的关键支撑。然而,从国内工业软件发展现状来看,高端工业软件缺位、三维引擎等底层核心模块能力不足、工程类工业软件应用“两层皮”现象等问题依然存在。相较之下,本土工程类工业软件的功能和成熟程度与市场需求还存在一定的距离。


中国工程院院士孙家广认为,要颠覆现有的技术通常有两种方式:一是依靠颠覆式的技术,二是依靠创新的商业模式。工程类工业软件的破局之路道阻且艰,开源和云SaaS不失为一种新的思路。


开源所具备的开放、平等、协作、共享等特点,让其能够有效加速软件迭代升级,促进产用协同创新,推动产业生态完善。比如,西门子的实时操作系统Nucleus RTOS通过开源,加快复杂多样的软件架构的实施;达索系统的三维建模引擎Open CASCADE也通过开源,让该产品一跃成为全球主流几何造型基础软件平台之一;同样,Aras通过开源的商业模式成功从一家小型软件企业成长为跻身全球PLM领导厂商行列的知名企业,整体竞争力排名位居全球第三。


目前我国在工程行业领域,尚未出现这样占据了主导地位的开源软件。相对于一般软件,工程类工业软件研发难度大、体系设计复杂、技术门槛高,因此研发周期也更长、研发迭代速度慢。开源能够很好地聚集行业力量,可以将更多的开发资源、用户资源纳入产品的创新体系,还能扩展应用场景的深度和广度。所以,开源将成为我国工程类工业软件弯道超车腾飞的翅膀。


云SaaS卖的是持续性服务。企业服务器部署在云上,有成熟的标准化产品,依据客户所需要的功能模块进行配置后就可以上线使用。SaaS模式会为企业带来健康的现金流和夯实的估值基础。比如Autodesk,仅用时3年,SaaS业务营收占比提升至86%,成为工业软件公司转型标杆。


云SaaS的本质是以互联网的形式向企业出租相对产品化的软件产品。相比于传统的定制化、私有化企业软件,SaaS核心充争力是互联网基础设施带来的极低边际成本以及快速发展期数量巨大的潜在客户群体。这种模式对于通用型软件是非常友好的,我国的金蝶、用友等都在持续发力。对于工程类工业软件这样相对垂直的软件,笔者认为则需在大B端进行模块化的定制开发,通过大客户不断迭代、完善产品矩阵。以标准化平台+模块化功能的方式下沉到中、小型客户。


2.jpg


结合硬件和行业用户,双涡轮助力弯道超车


国产工业软件由于起步较晚,整体存在“小、散、差”等痛点,产业链并不完整。目前国内工业软件逐渐呈现出“融合应用”“软硬并重”的发展趋势。在工程类工业软件发展过程中,产业链不断升级提速,大量大型建设项目落地实施,为众多企业提供了新的发展思路。加上国家政策的鼓励,国产工业软件有了“弯道超车”的机会。


结合硬件,软硬融合并重!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培根表示:发展工业软件,关键是要“硬碰硬”,让它解决制造业实际问题,破解生产“痛点”。工程类工业软件更是如此,从上游到下游都需要软件和硬件融合,通过硬件赋能软件,通过软件加强硬件应用和管理,共同推动工程类工业软件发展壮大。


联合应用企业,深挖需要!在工业化进程中,需要不断积累工业技术实现工业技术软件化,以此孕育出优秀的工业软件。工程类工业软件的迭代更为缓慢,只有凝聚应用单位力量,提炼核心需求,解决行业关键共性问题,才能培育出更多高水平的工业软件产品。


3.jpg


我们必须坚定以国产自主可控为核心,解决关键软件“卡脖子”问题。通过创新的商业模式形成飞跃式发展,结合硬件和行业需求补齐短板打造坚固且完善的产业链,全面提升我国工业软件核心竞争力。作为工业软件企业的我们可根据以上几大趋势进行布局。

4000280011 扫描微信